广东省云计算应用协会

《数据安全法》正式出台,广东如何领跑数据要素市场?

 二维码

建立数据分类分级保护制度、制定重要数据目录、提供智能化公共服务应当充分考虑老年人需求……数据安全立法迎来新的里程碑。

6月1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数据安全法》(下称《数据安全法》)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自2021年9月1日起施行。

多位专家认为,数据安全上升到国家层面,有望激活万亿数据要素市场。当前,数据作为一种新型生产要素,与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等其他生产要素并驾齐驱。作为数字经济大省,广东如何抓住这一新生产要素引发的机遇?

亮点:分类分级保护制度打破“数据孤岛”

《数据安全法》首次在国家战略层面提出鼓励市场化机构对数据开发利用及对数据安全技术进行研究、推广和商业创新。深圳洞见智慧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姚明对此表示,这是国家对于释放数据价值、赋能数字经济的期待,也是对科技向善、健康发展的要求。

对《数据安全法》的出台,多位专家提到影响较为深远的是第二十一条,“国家建立数据分类分级保护制度”。

翼方健数首席执行官罗震评价说,数据分级分类保护制度的制定意味着对于行业数据的安全保护有了更细的可执行标准。

“安全法的最终目标是在保护好数据的基础上利用数据、发展数据。”深信服数据安全产品线总经理李玉亮认为,推动数据分类分级,是解决数据流通效率和隐私安全矛盾的一个重要方式,“一个机构拥有的核心数据、重要数据,往往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大部分并没有涉及国家安全、个人隐私,通过分级分类管理,保护好10%的高等级数据,利用好90%的普通数据”。

他认为,正是因为没有做到数据分类分级,导致数据会管理非常严格,即便政府在推动数据开放共享中,各部门也不知道哪些可以开放、哪些对不同人员可以放开访问,最后导致各部门对数据开放共享比较保守。

“推动数据分级分类,不仅可以更好地利用数据,也可以更好地降低管理成本。”李玉亮说,如果给所有的数据都加密,不仅保护成本偏高,业务发展也难以接受。

打消数据开放共享的顾虑,开放隐私计算实验室联合发起人汪溯则建议,可配置专门的数据保护人员或者部门,例如数据保护官,定期进行内部数据保护审计,提高数据保护和利用的水平。

布局:广东正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

作为数字经济大省,广东加快政策先行,大力发展以数据要素驱动的数字经济,着力培育数据要素市场。数据显示,2019年,广东省数字经济规模达4.9万亿元,占GDP比重达45.3%;到2022年,全省数字经济增加值力争突破6万亿元,占GDP比重超过50%。

庞大的数字经济规模,催生了新的数据要素机遇。根据广东“十四五”规划纲要,将“优化数据要素配置体系”单独成一节,其中提及,充分发挥数据作为关键生产要素的重要价值,构建统一协调的公共数据管理体系,建立健全数据市场交易规则,提升数据开放共享和开发利用水平,强化数据安全保护,打造数据要素流通顺畅的市场环境。

同时,还提及,积极培育大数据交易市场,争取国家支持建设省数据交易平台和设立数字资产交易所。

这是继今年3月31北京国际大数据交易所挂牌后,广东将在全国范围内打造数据交易新的一极。

而在今年5月发布的《广东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数字化发展的意见》,也再次强调构建数据要素高效配置体系,激活数字化发展核心价值。紧随其后,为加快推进广东省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广东还发布首席数据官制度试点工作方案。

政策的落地,也将有法律法规“保驾护航”。6月3日,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召开《深圳经济特区数据条例》立法座谈会,条例月底将提请常委会会议“三审”。这意味着,该条例有望成为国内数据领域第一部基础性、综合性立法。

“《深圳经济特区数据条例》也有很多较为前沿的提法,例如,设立公共数据共享负面清单制度。”汪溯说。

大数据专家涂子沛则认为,凭借珠三角相对雄厚的制造业基础以及身处粤港澳大湾区的优势,广东在数据要素领域有望持续保持发展先机。

引领:在金融医疗等领域培育产业空间

面对全国各地也在纷纷加快数据要素发展之际,广东如何继续引领潮头?

“做好数据安全,还需要针对数据的收集、存储、使用、加工、传输、提供、公开等各个环节进行数据安全风险的监测、评估和防护等,也需要用到权限管控、数据脱敏、数据加密、审计溯源等多种技术手段。”李玉亮说。

他建议,数据所有者首先要对数据进行梳理,明确哪些是可以流动,哪些可能会影响国家和公共利益;其次,在掌握数据资源的基础上尽快设立数据目录;再次,基于数据目录建立标准规范。

“尽管目前还存在数据确权难、隐私安全保护难、数据治理体系不成熟等痛点,但借助新技术、如区块链、隐私安全计算、大数据等,可以构建数据确权和共享基础设施,形成相关标准规范。”马臣云说。

马臣云建议,一方面,优先开放政府数据,培育政务数据利用的产业生态,另一方面,发挥广东经济活跃的优势,围绕金融、医疗等需求强、呼声大的场景,形成产业数据要素空间,率先突破,“此外,发挥广东司法环境的优势,如广州互联网法院,率先在数据确权、数据司法保护等方面进行司法支撑”。

“数据孤岛的存在,很大程度是各个部门、企业还处于业务数据化阶段,数据只是作为业务支撑而存在,并没有意识到数据也是有价值的。”李玉亮说,把数据当成资产来管理,就要推动数据所有者重新审视自身的数据资产、建立数据资产目录。

【记者】郜小平

【实习生】罗俊敏

【作者】 郜小平

【来源】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


分享到:
首页          协会动态          产业政策         产业资讯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