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云计算应用协会

阿里云创始人王坚院士:关于数字经济的实践与思考

 二维码

1月8日,在浙江省推进数字文化产业高质量发展暨省文化产业促进会年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阿里云创始人王坚分享了云栖小镇从无到有的过程、“城市大脑”、对创新的理解和2050大会的初衷与愿景。




从无到有的云栖小镇


由于云栖大会、阿里云的影响和高度集聚的云产业生态,云栖小镇如今已经成为科技行业的“圣地”。


然而,在同云计算发生联系之前,云栖小镇的前身转塘科技经济园是一个烂尾产业园。当时这里山多水也多,再除去道路,每块地的面积都很小,王坚回忆说,“我们找到唯一一个可以开会的平地,是一个十字路口”。


转塘科技经济园管委会也意识到走工业道路前途黯淡,谋划着往云计算产业方向转型。转机却也因荒凉而到来——这里电量很富余,能够满足耗电量高的机房,2013年1月,阿里云的一个机房在这里落地了。



“其实云计算在当时处于一个比较困难的时期,不只阿里云,整个行业都是这样。我心里也不知道云计算未来会是什么样子,但看到那么多人为了这件事还真的搞在一起了。回头看真正变化是从这里开始的,不是从大家看到的地方开始的。”王坚说。


2013年,王坚把第四届阿里云开发者大会搬到这里举办,阿里云开发者大会也改成了云栖大会,相对应的,云计算圈子里把转塘经济开发区叫作“云栖小镇”。但是,开会的条件很艰苦,由于没有场地,只能在菜地里露天开会。2014年的大会,很多人要求搬回城里的酒店去开,王坚不容讨论,继续在乡下菜地上讨论科技的未来。除了形式上突破了常规会议的做法,内容上也不一样。王坚说:“前面很多年大会第一个发言的都是我,开会都喜欢请名人,一开始名气能让会红起来,可越请到后来越没得请。另外,找领导致辞、名人站台的方法也不是我们大会的宗旨。我们这个会其实是表达开发者、创新创业前沿的人对未来的看法。”这种自由生长的气氛,正是王坚心目中对于云计算产业的理想和定位。


云栖大会越办越火,王坚觉得还可以把客户们引进来,把行业大会、资本、创业导师、涉云企业聚集在一起,形成文化沉淀和共同的价值追求。这样最合适的形式就是小镇,它能承载工作、生活、精神文化活动的功能,从云产业的人的需求出发去构建一个生态体系。从转塘科技经济园到云栖小镇,表面上看起来是名字的变化,其实背后的理念是不同的,云栖小镇的概念和承担经济转型升级的功能逐渐被社会所认可,也成为浙江特色小镇的重要发源地。


 云栖小镇


“城市大脑”是杭州献给世界的礼物


2016年4月,王坚首次向杭州市提出了“城市大脑”的概念,并成为“杭州城市大脑总架构师”。


王坚曾在全国城市规划年会上说过一个数字,在城市规模不发生任何变化的前提下,只要用原来十分之一的土地、十分之一的水、十分之一的电就可以让一个城市延续下去,而腾出的更多资源可以为未来做创新。


之所以能够实现这样的目标,源于对城市数据资源的管理。过去的10年,王坚主持研发了云操作系统“飞天”,突破了世界级技术难题,实现了中国云计算从无到有的突破,这也为城市大脑打下了基础。在他看来,城市大脑在云计算上运行,背后真正含义是数据资源,数据经济正是城市大脑运行的结果,也就是说,数据资源就是未来城市发展的关键资源。


当所有城市都基本上在提产业数字化与数字产业化这两化的时候,杭州加上了另外一个化——城市数字化。如今,杭州“城市大脑”被广泛应用于解决交通拥堵等城市治理领域,取得的一个典型效果是,曾经在全国各大城市中拥堵排在第4位,到2018年就排在了第30位以后。


作为未来城市新的数字基础设施,“城市大脑”以数据资源为关键要素,以计算为能源动力,将大大提高城市公共资源使用效率,推动城市实现可持续发展。


创新是从“黑土地”的牧场里“放养”出来的


王坚对创业创新有深刻的理解。他认为,创新是从“黑土地”的牧场里“放养”出来的。牧场和孵化器的区别是放养和圈养的区别,牧场只要提供蓝天和草地,其他跟你没关系,这种环境里才能激发出真正的创新。


“黑土地”意味着不要眼睛只盯着成功者,要尊重失败者。黑土本质上是死掉的东西烂在这里,时间久了就成了肥沃的土壤。从这个角度来看,成功是从有无数失败的“黑土地”上产生的,只是我们看到的是少数的成功案例,而那些大量的失败我们未曾看到,真正的产业就是在这样创新创业的肥堆起来的。




2050大会:志愿、年青、科技与团聚



“年青人是不一样的,他们来自世界不同的地方,说着不同的语言,热爱不同的科学和技术,怀揣不同的梦想。年青人是一样的,他们都是没有伞的孩子,他们喜欢在雨中奔跑。我以为,追逐年青人是最伟大的梦想。我以为,追逐年青人就是人类对未来的自信。”在王坚看来,这个时代是最挑战的时代,城市发展问题、疾病问题、环境问题,过去留给了未来许多问题,世界自然地把未来的挑战留给了年青人。


但是,他发现有个问题:社会上举办的大会,参加的主角大多都是成功人士,好像还没有什么会是专门为年轻人举办的,尽管世界上30岁以下的年轻人占到总人口的50%,“应该有一个专门为年轻人准备的舞台,让他们可以见一面,自由地分享、交流和碰撞。”


在杭州市云栖科技创新基金会的倡议下,2018年,来自五湖四海的一群志愿者聚在了云栖小镇,共同发起了属于年青人的2050大会。“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愿景,让世界各地的年青人因科技而团聚,2050因此成了这群人的公益事业。”王坚在2050官网的致辞中写道。





因为2050大会,年青人站在聚光灯下,用年青人的方式谈创新,用年青人的方式看未来,用年青人的方式面对挑战。也因为有了这些志愿者,2050有了巨大的包容性,大家用共同的愿景和初心,在创造一个与众不同的大会同时,也会让云栖小镇成为离全世界年青人最近的地方。


2050大会的志愿者用“年青人”代替“年轻人”,希望传达出科技创新无年龄的差距,“哪怕到了五十岁,只要还有激情,敢于创新,便还是年轻人。”王坚甚至说,愿意来参加2050大会的,都是“年青人”。


如今,互联网的高速发展让世界变小,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更加快捷和便利,让大家知道了世界还有另一面,有另外一个认同自己的人,但两个人真正见一面反而不容易,所以王坚认为,应该创造条件让更多“年青人”能够“见一面”,见了面就有更多改变的机会,有了更多的可能性。2018年2050大会期间,商飞团队和上海中小微卫星研究所见了一面,后来一颗卫星便上天了。“见一面最重要,只要能见面就好!”王坚说。


但是,见面总需要一些理由。“科技”是王坚给年青人团聚找的理由,也是2050大会的核心元素之一。



对于科技,王坚有不一样的理解。他常常会被问起某项科技创新有没有用。在他看来,科技创新当然应该有用,但另一方面,科技也可以不总是那么“有用”,比如大家因为科技走到了一起,因为科技而放下偏见,因为科技而坐在一起讨论未来,这时科技就像音乐和体育一样,超越了它本身“有用”的范畴——科技应该是充满人文情怀的科技。


分享到:
首页          协会动态          产业政策         产业资讯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