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云计算应用协会

新基建是路,产业互联网是车,推动数字经济迈向新的高级阶段

 二维码

作者 | 田杰棠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创新发展部副部长、研究员

作者 | 闫德利 腾讯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我国数字经济发展成就举世瞩目。然而,随着网络连接从人人互联迈向万物互联,技术应用从侧重消费环节转向更加侧重生产环节,数字经济“道路不畅”和“车型单一”的问题日益凸显。因此,从2018年开始,政府和业界分别谋篇布局新基建和产业互联网,为数字经济注入了强劲的发展动能。新基建是“路”,产业互联网是“车”,“路车协同”推动数字经济发展迈向新的高级阶段。


一、新基建和产业互联网是数字经济换代发展的核心动力

上世纪90年代,数字经济在我国汹涌而至,其发展图景波澜壮阔又扣人心弦。短短十余载,我国跃居世界第一网民大国、世界第一网络零售大国,数字经济规模居全球第二位,诞生了腾讯、阿里巴巴、百度等一批全球领先企业。然而,这一阶段数字技术主要在消费领域进入大规模商业化应用,数字经济面临着“道路不畅”和“车型单一”的问题,信息基础设施不完善制约了新技术、新应用、新业态的萌发,企业数字化转型滞后则限制了数字经济发展空间。2018年,政府和业界敏锐地抓住瓶颈,分别从基础设施和行业应用两个方面,谋篇布局新基建和产业互联网,为数字经济注入了更加强劲的发展动能。新基建是适应数字经济换代发展时代要求的“高速公路”,产业互联网则是高速路上高效运行的“智能汽车”,两者的协同发展必将繁荣数字经济生态,使人们迈向一个计算无处不在、软件定义一切、网络包容万物、连接随手可及、宽带永无止境、智慧点亮未来的数字经济新阶段。

新基建和产业互联网的概念均起源于2018年。在当年4月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就“信息基础设施”和“网络基础设施”进行强调;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又对新基建进行了布局。在新冠肺炎疫情中,中央多次重要会议高规格提及,新基建迅速升温。新型基础设施(也称为“信息基础设施”“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或“数字基础设施”)是相对传统基础设施而言的,其含义和范畴会根据发展形势及工作需要与时俱进。根据中央历次重要会议和领导人讲话,到目前为止明确提到的新型基础设施有6个,即5G网络、云平台、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和物联网。

“产业互联网”这一术语则起源于市场,是产业实践的智慧结晶,被企业界广泛接受。2018年9月30日,腾讯公司提出“扎根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的新战略,从而点燃了产业互联网的热度。产业互联网更加强调数字技术对组织机构的服务和赋能,它是以企事业单位为主要用户、以生产经营活动为关键内容、以提升效率和优化配置为核心主题的互联网应用和创新,是数字经济深化发展的高级形态,也是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必然要求。



二、新基建是“路”,是产业互联网充分发展的基础条件

与消费互联网相比,产业互联网对信息网络的要求较为苛刻,在高精度、低延迟、互操作、安全性、低功耗等方面有着更高水平的要求。以制造业为例,首先需要生产环节的广泛接入,能感知生产线的每一个细微参数(物联网);其次需要大量的存储空间,万物互联的数据量十分惊人(数据中心);再次需要安全、高速、低时延的网络(5G网络);最后还需要对生产过程各环节的智能化控制(人工智能)。此外,这些都需要强大的算力支撑(云计算)。因此,如果没有新基建,产业互联网的深度应用几乎没有可能。

新基建是产业互联网发展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新基建只是提供了基础的技术支撑,具体的应用还需要广大企业共同努力探索,不断挖掘产业互联网的深度应用场景。高速公路为智能汽车提供了畅通快捷的出行条件,但并不是每家企业都能生产出适宜的汽车。一言以蔽之,对产业互联网而言,新基建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新基建是万万不能的。


三、产业互联网是“车”,是新基建顺利推进的需求支撑

在传统基建中,政府是主导者和投资方。在新基建中,政府的角色可能发生一些变化,更多体现为投资动员方,企业将成为重要投资主体。最近两年我国一般公共预算收支紧张,政府性基金收入也受房地产调控而增长乏力,如果国有企业的投资回报率过低,必然为各级财政带来较大压力。从5G网络来看,2020年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和中国铁塔的5G投资预算合计达1973亿元,远远超出四家公司在2019年的利润之和(1436亿元)。在手机用户潜在市场增长空间有限的情况下,电信运营商纷纷布局产业互联网,把产业互联网作为新基建应用的最大期望之所在。因此,如果没有产业互联网,新基建的投资回报率会大大降低。产业互联网是保障新基建顺利推进的有效支撑。

基于新基建,产业互联网将展现出满满的活力和广阔的空间,在助力传统产业提质增效方面发挥日益重要的作用。以腾讯方案为例,以往的飞机核心部件的复材检测需要耗费几个老师傅、数十小时、几十万元的成本。通过腾讯的人工智能辅助检测系统,现在只需要一个普通检测员花几分钟时间就能完成。华星光电借助腾讯的人工智能图像诊断技术对液晶面板进行缺陷智能识别,可以检测出肉眼难以发现的细微缺陷,识别速度提升了10倍,缩减人力成本50%,效率得到显著提升。


四、政府部门应给予适度的政策扶持

新基建为产业互联网带来了发展机遇。但正如我们反复强调的,这种机遇并不是水到渠成、自然发生的,其中还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而且,新冠肺炎疫情对企业投资能力的负面影响较大,可能导致企业不敢冒风险探索新的业务模式。因此,政府部门还是应该给予产业互联网一定的政策支持,以保障新基建的顺利推进。

一是建设示范应用平台,为广大企业提供数字化转型的公共服务支撑。以工业互联网为例,行业主管部门可以牵头建立实验性的应用示范平台,探索不同应用场景的具体实现,有市场前景的成功应用模式再进一步向行业推广、扩散。牵头不意味着一定都由政府投资,可以联合科研机构、企业一起建设。

二是鼓励、启动对产业互联网的需求。新基建的经济外溢性比较强,但也有着鲜明的技术更迭快、市场竞争激烈的特征,要实现项目的财务平衡并非易事。在这种情况下,对产业互联网的需求鼓励应该成为政策着力点之一。比如,可以以技术改造补贴方式支持企业进行数字化改造升级,也可以参考创新券的模式为中小企业提供直接的需求补贴。


分享到:
首页          协会动态          产业政策         产业资讯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