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数据交易公司揭牌,要冲击省级数据交易所?

2022-06-10 15:27
二维码


69日,广州数据交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数交)在南沙正式揭牌成立。


广数交于今年33日正式成立,注册资本为10000万元,由广州交易集团有限公司和广电运通共同出资设立,分别占股70%30%。


根据官方说法,广数交致力于成为一家具有广州国资特色的数据交易专业服务公司,探索数据开发利用场景、挖掘数据蕴藏价值、创造数据要素经济价值、激活数据要素市场,“为省级数据交易所建设做好准备”。


探索建立全流程数据流通机制


广数交主营业务覆盖数据交易、数据产品开发、数据服务、数据处理和存储支持服务、区块链技术、数据资产托管、数据资产金融服务以及其他数据增值服务等领域。


交易集团旗下的广交易积累了工程、采购、医药等领域的海量交易数据,建成行业内首个公共资源交易区块链平台,吸纳了全国80多个地市公共资源交易平台,聚集上下游企业超过10万家。


此次广数交将探索建立全流程的数据流通机制,推动建立数据要素交易的基础制度和标准规范,搭建集数据登记、评估、共享、交易、应用、服务于一体的数据“生态圈”,促进数据资源要素高效市场化配置和可持续发展,全力打造全国领先的数据交易基础设施和粤港澳大湾区数据交易枢纽门户,力促产业升级和城市转型。


广数交将聚焦当前数据交易市场突出问题,着眼于打破数据孤岛,推进数据要素有序流通,释放公共、商业、社会数据价值,激活数据要素市场,赋能实体经济发展。


具体来看,广数交将围绕以下重点工作展开:制定数据交易规范,鼓励推动公共数据、社会数据在确保安全、权益保障的前提下进场交易;充分利用数字政府建设成果,大力推动整合政务数据、公共数据等优质数据资源,充分挖掘数据应用场景,创新数据交易模式,提供灵活先进的交付方式;提供数据资产确权登记、合规咨询等专业服务,积极培育从事合规评估、经纪撮合、数据交付等新业态,繁荣壮大数据交易生态体系,引导数据供需方进场交易。


就在61日,《广州市数字经济促进条例》正式施行。该条例是国内出台的首部城市数字经济地方性法规。按照广州市有关方面说法,广州将在“管好”数据、“用好”数据、促进数据流通交易上下功夫,培育数据要素交易市场,打造更具有广州特色的数据交易新生态、新模式。


同时,在完善数据管理政策法规方面,广州正在加快制定《广州市数据条例》《广州市公共数据管理规定》等制度,并与《广州市数字经济促进条例》有机衔接,为激发数据要素活力提供制度保障。


广东首家数据交易所“另有其人”


值得一提的是,广数交在挂牌时,浓墨重彩提及,“为省级数据交易所建设做好准备”。作为广东省会城市唯一的一家数据交易公司,广数交展示了其“雄心”。


谁能成为广东省级数据交易所?从目前来看,恐怕不只是这一家有此想法。


202111月底,华南(广东)国际数据交易有限公司(下称“华南数交公司”)揭牌落户南海。华南数交公司由广东省交易控股集团联合中航云软件(广州)有限公司、佛山市南海区大数据投资建设有限公司、睿至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共同成立。


早在2016年的时候,广东省就开始布局数据要素市场化建设规划,并将构建广东省大数据交易中心的设想纳入了珠三角大数据实验区的规划里。


也就是说,华南数交公司背靠的是广东省交易控股集团,“省级交易数据交易所”花落谁家,尚未可知。


然而,广东省内明确支持打造的数据交易所,另有其人。


今年4月,广东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印发《2022年广东省数字经济工作要点》,其中提及,“依托现有交易场所建设省数据交易场所,支持建设深圳市数据交易所”。


这意味着,深圳有望成为继贵阳、北京、上海之后,挂牌第四家全国性数据交易所。而据南方+记者了解到,深圳市数据交易所正紧锣密鼓申报中。


数据交易公司需避免“一窝蜂”


需要指出的是,算上广州数据交易公司,截至目前,广东省已经成立四家数据交易相关公司,其余三家分别是深圳南方大数据交易有限公司、深圳数据交易有限公司、华南(广东)国际数据交易有限公司。


一个省份成立多家数据交易公司,是否有必要?


今年全国两会上,西安未来国际信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茜委员在分组讨论现场谈到,“当前,全国多地都在建数据交易中心,已经有30多家,有的一个省份就建了好几家,但发展规范问题却日益突出……”


更重要的是,广东数据交易场所建设还面临“狼来了”。


2021年底,我国特大型央企、“世界500强”中国电子集团总部正式迁驻深圳,迁驻前广东的一份大礼就是,资近8亿元入股数字广东网络建设有限公司(数字广东),包括中国电子、中国电子云在内的中国电子系共持股62.84%,成为最大控股股东。


以中国电子为代表的“国家队”,将成为广东数字化市场上的重要参与者。


一时之间,更多有实力的企业加入数据交易场所建设,一方面,将对激活广东数据要素起到“鲶鱼效应”,另一方面,一场优胜劣汰的大赛也已迅猛拉开。



【记者】郜小平

【摄影】梁文祥

来源:南方日报、南方+客户端